全身麻醉的病人有可能“偷偷”记得手术过程吗?-《麻醉之后》

   |    2020年10月4日  |   新闻中心  |    0 条评论  |    23


  • 作者/凯特。科尔-亚当斯(Kate Cole-Adams);译者/吕奕欣

「知道」有两种

一种是你知道,一种是你知道,却不自知

]这观念最初在十九世纪晚期生根,但和后来佛洛伊德精神分析中所提到的无意识不同,在佛洛伊德的理论中,充满有意识的自我暂时或永远遗失的记忆与欲望。而这些早期的实验暗示的则是比较平凡,可透过视觉或听觉感知到的无意识。

人类体内藏着「半清醒」的自我?

一八九八年,美国

可能是心理学家鲍里斯·西迪斯(Boris Sidis)进行一项研究,要对准从遥远的距离以外,观看卡片上的字母与数字,并报告他们看到的东西。

但实验只能连续,、什么,都看不到。就连黑色,模糊,朦胧的点也经常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他们只能用「猜」的,不如干脆闭着眼睛瞎猜。结束,我让他们看看自己猜对多少字母时,他们非常值得⋯⋯他们吸收的资讯超过自己所知,行为也表现出这点,不再他们否认。

面对模糊的资讯,我们仍图/Pxhere

像这样的主观的研究能在相对证据上证明无意识感存在,固然有争议,但是西迪斯认为,他的发现支持「

他认为,这就证明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神秘的隐藏力量。]我们内部在存在着半醒的次要自我,可觉察清醒的主要自我无法意识到的事情。

类似的实验在接下来的半个「在生命中,醒觉的自我意识会在更大的半醒觉自我中流,就像一股温暖的热带洋流,穿过海洋冰冷的胸膛。」

科学家认为,世纪突然出现,但一般人尚未受到佛洛伊德,荣格与后继者启迪,因此抱持怀疑,也有些人(像我)被禁止

直到一九六〇年代晚期与一九七〇年代初期,科学家认真研究起这有趣,却难以捉摸摸的感知型态。

他们研究的病人在其中一个脑半球的视觉中心有损伤(而不是单眼受伤),也就是他们可以透过一只眼睛清楚分辨物体(另一只眼完全无法识别),并呈现形状或图案给所谓的盲眼。尽管有时抗议他们什么都看不见,却多半都

在这些“盲视”(blindsight)的实验之后,后来又其他研究显示,相同情况可能发生在听觉,触觉与味觉。其他知名的实验则

视力实验显示经常猜中正确答案。图显示,因为疾病或脑部损伤而呈现出短期记忆能力缺失的病害,仍可以「记住」人或资讯,却不自知。 /Pixaby。。

今天的研究人员会分辨外显记忆(你记得自己拥有的记忆),以及内隐记忆或隐藏记忆。

记忆拥有者并不能取用内隐记忆,但是可以从表现或行为的改变中修剪,这过程称为促发。新的脑部造影技术能够显示,在无意识

在这个阶段,科学家仍不确定自己是在讨论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或重叠的记忆系统,还是同一套系统以不一样的方式表现。

一直要到八〇年代中期,研究者才开始进行以系统化方式,测试类似的过程如何在麻醉病人肢体发挥功用

在一九八五年,美国心理学家亨利。班内特的团队,也就是我在赫尔大学认识那位急躁,说话快速的汉克。班内特,随机将医院里三。

在手术过程中,所有病人都戴耳机:

  • 在人数较多的一部分中,病人听到的声音就是手术
  • 在手术进入尾声,医师要反转主轴状态前的五分钟,每个病人会透过耳机听到个人消息。这预录好的声音很好听,是病人们已经见过的班内特医护人员在手术后的恢复与目标,之后又

    研究人员让麻醉病人戴耳机聆听不同的资讯。图/Pixabay

    「等我来跟你说话时,你要拉拉耳朵。你的耳可能会有点痒,你必须拉一拉,或者你只知道要拉耳朵。这样我就会知道你有听到这资讯。”

    而在后续采访中,病人都没提到任何关于手术的记忆。研究也看不出预期在恢复上有何差异。但这项研究确实显示,曾播放过班内特讯息的组别,触碰耳朵的机率几乎是两端的,他们摸耳朵的次数也比较多-六十二次,替换则是十八次。甚至病人经历催眠,「回归到」手术的时间,也没有人记得拉耳朵的提示。

    但无论如何,十一名病人中有九人拉了耳朵,另外两人反覆拉耳朵,班内特说,这是表示无法找回记忆,而不是无法形成记忆:记忆

    让人惊讶不已的实验案例

    这研究还有另一项有趣的了,已经存在,只是无法到达有意识的心智,或者进入语言之中。但患者的身体会说话。其中一名男子记得听到音乐,其中一首是熟悉的曲调,他能自己哼出来,是爵士大师查克。曼

    另一个则是三十五岁的女子,她不是实验组,而不是,她听见耳机里有手术室的动静,当时医师试图将移植她的大腿骨。在催眠时,这女子说她记得有东西不对劲-“⋯⋯我的腿,不能正确运作。医师说它无法发挥应有的样子。”而当研究者回头聆听手术中的录音时,发现在手术到四十分钟时,这女子的医师说:“我们犯傻了吧⋯⋯这会是很糟糕的腿部植骨。会是最糟糕的植骨⋯⋯这会很可怕。” [19659007]这名女子花了更长期康复,比研究中的其他人都长,且需要双倍的止痛剂,是剂量第二高的使用者。但她的疼痛是否和外科医师夸张的预后有关,

    -此处摘自泛科学2020年9月选书《 麻醉之后:揭开医学中最奥妙难解,无人能清醒述说的感官与认知秘密》,2020年8月,脸谱出版

    帖子全身麻醉的病人有可能“偷偷”记得手术过程吗?-《麻醉之后》 首次出现在 PanSci泛科学

回复 取消